您当前的位置:教育频道  >  初中高中  >  新闻
浙江舟山2000多条学生信息泄露 执法者称难查证
http://www.newssc.org 】 【 2017-02-22 09:56 】 【来源:钱江晚报 】
推荐阅读

舟山2000余条学生信息侵权案引发关注,钱报记者追访来龙去脉

无人接听、这个电话挂掉了、已经去上学了、孩子在睡觉……

如今,谁没接到过推销电话呢。我的个人信息怎么泄露的?有没有办法阻止?这个就像是“牛皮癣”一样的麻烦,让人们充满了烦恼。

每个电话,“骚扰者”都记下回复

一夜之间,李芳(化名)的生活突然被打乱了。在舟山定海城区,她只是众多教育培训机构小老板中的一个。

前几天,一篇《舟山2000多条学生信息泄露几乎覆盖全辖区学校》在网上热转。作为涉案者之一,她没想到的是,这件发生在半年前的事,会再次引发公众的关注。“有这么多的推销电话,理财的,装修的,为什么非要盯着我这家小机构?”她不解地说。

在几公里外,定海区市场监管分局稽查大队办公室里,执法者杜副队长同样处在烦恼中,他自己孩子的信息就在这被泄露的2000多条里。

似乎,我们生活中的每个人,都处在这个被各种电话骚扰的圈子里。那么又是谁“偷”走了我们的信息?

就像是对“牛皮癣”一样,人们又烦恼又无奈。

培训班里的学生名单

定海区解放东路一处临街的旧房里,通过逼仄的楼梯上去,就是李芳经营的教育机构。

在舟山,李芳办了多年的教育培训。近年来,在这个老城区里,随着这种机构的越来越多,竞争日趋激烈。

钱江晚报记者探访看到,仅隔了几幢房子,就有多家这样的培训机构,打着巨幅的广告。

走进李芳的机构,过道甚至是楼梯上,也都贴满了各种课程的广告。可见老板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可以推销的空间。

为了增加学生的数量,李芳招了几个年轻人打电话调研,营销。在这个并不宽敞的培训机构里,这些年轻的市场专员有一个单独的工作室,他们每个人都有一台电话机,并且是按照着一份名单上的电话打。

这份名单通过一定渠道得来,上面详细写着定海区域内小学和中学的名字,每条信息都有固定的编号,详细到这名学生的年级、班级和名字,后面则对应着家长的手机号码。

每打一个电话,学生家长是怎么回复的,都有记录,比如“无人接听、这个电话挂掉了、已经去上学了、孩子在睡觉”,写得十分详细。对于一些家长的需求,市场专员则会进行一些针对性的推销,比如“孩子语文不好”,则进行语文课程的推销。

打广告和打电话,是他们常见的推销方式。大家并没有觉得什么。直到去年8月的一天下午,培训机构里突然冲进了几名穿制服的执法者。

一个投诉电话引来的突查

去年暑假,因为接到了一个投诉电话,定海区市场监管分局的执法者们决定开展这场突击行动。

这样的检查,在当地还是第一次。这名市民投诉的是,经常接到培训机构的骚扰电话,问孩子要不要学习辅导。

根据其提供的电话,执法者很快找到了李芳的培训机构。“铃铃铃”,执法人员拨通了这个号码,当电话铃声响起,冲进房间,市场专员们正在紧张地“工作”。当场,这份名单就到了执法人员的手里。它们排列非常整齐,辖区内的学校几乎是全覆盖,同个年级和班级的归纳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本人事档案。

他们一数,一共有2160条。同样,在另一家培训机构,执法人员发现了1800条涉及学生的信息。

该局稽查大队杜副大队长介绍,当事人涉嫌侵犯消费者个人信息得到保护的权利行为,根据《消保法》规定,对当事人处以责令改正并罚款20000元。

今年的寒假情况怎么样?根据部署,他们又去查了,查到一个有三百名学生信息的名单。两个假期里,执法人员总共查了五六家,其中立案三起,结案两起。

“这样的数量其实并不算多,大城市更多。”一名执法人员这样介绍。

执法队长的烦恼

“我不需要!”——2月15日下午,距离这个培训机构几公里外,办公室里,杜副队长这样坚决地回绝了一个电话。

最近,杜副队长在装修房子,就接到了很多各种装修材料的推销电话。“连你家装修到什么程度了都知道!”他有些郁闷地说,“不知道他们哪里来的信息。”

刚刚接到的电话,就是来推销一种硅藻泥的。“我不需要”,他只有再次回绝。“我的电话你们是哪里来的?”杜队长这样问。但没有得到回答。“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你去看看这几天的新闻。”杜队长说。

但是,这并没有什么效果。

杜队长说的“这几天的新闻”当然就是那份学生名单的事。其实,作为执法者,杜队长自己同样处在这样的烦恼之中。不仅是各种装修理财的骚扰,他也接到过很多教育机构打来的电话,推销课程,有时候不甚其烦。

杜队长的孩子上初中,就在去年的那次检查时,他赫然发现自己孩子的信息也在这份名单上。他并不感到惊讶。“谁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一对一课程辅导260元……”在他的手机里,现在还保留着这家培训机构发来的多条推销短信,有的隔几天就会发一条,最近的一条来自2月9日。有时候,杜队长也会和这些骚扰电话周旋。“想套出他们怎么拿到这些个人信息的,但是他们的警惕性很强。”

习以为常的骚扰电话

这些个人信息是从哪里来的?执法人员说,这很难查证。

对于信息的来源,培训机构的负责人称,有些是在校门口发传单搞活动时,家长自己填写的,有的是上家转手的,具体来源,并不清楚。执法人员介绍,他们在职责范围内,按照侵犯消费者个人信息对商家进行了行政处罚。

这些信息从哪里来?怎么泄漏的?则需要公安部门调查深挖。目前,定海教育、公安等部门正在调查。

为什么有这么多各种各样的骚扰电话?一个原因是,在如今信息化时代里,信息泄漏太容易了。当然,这个话题并不新鲜。

另一方面则是,我们自己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假如没有那名投诉者,也就不会揭开冰山的一角。“一方面是我们自己的维权意识不强”,一名长期从事执法的人士说,“通俗点讲,就是较真的人太少了。”

他举了个例子,前几天他们刚接到一个投诉,有一个人去吃牛肉,吃出了一个塑料片,他就打电话投诉了,后来去一查,商家赔了上千元。更多的人则会选择“算了”。“所以,我们的维权意识还需要提高,较真的人多了,查处多了,买卖个人信息的会有所收敛。”

同样,商家也对这样的推销习以为常了。“他们也不知道是违法。”执法人员说。被查的时候,李芳也这样认为,后来,她去找了律师咨询后,才接受了行政部门的处罚。

记者了解到:据新华社报道,国家网信办提示,个人信息遭泄漏后,公民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维权:

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遭遇信息泄漏的个人有权立即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删除有关信息或者采取其他必要措施予以制止。

个人还可向公安部门、互联网管理部门、工商部门、消协、行业管理部门和相关机构进行投诉举报。据了解,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的举报热线为“12377”,网址为www.12377.cn。

消费者还可依据《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通过法律手段进一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本报记者 史春波

原标题:每个电话,“骚扰者”都记下回复

编辑:郭晓彤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