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教育频道  >  职业教育
把电影特效做到了好莱坞的成都男孩
2019-01-18 09:56 来源:成都晚报

◎乐 之

  皮光韬在洛杉矶的工作室

  不久前,在由广州大学生电影节(GCSFF)和北京电影学院主办的北美华人短片展上,由华人团队在洛杉矶拍摄制作的《唇语师:推理游戏》和《Overwatch》拔得头筹。而这两部影片的特效指导正是90后成都小伙皮光韬。

  成都男孩的特效生涯

  1991年,皮光韬出生在成都。早在他还不识字的时候,就迷上了卓别林的默剧。7岁那年,家里买了第一台电脑。有成就的孩子,大概都有一位有远见的母亲。皮光韬的妈妈当时就把他送到成都市青少年宫学习计算机。而皮光韬就读的龙江路小学,也开设了计算机课程,应该算是中国最早开设计算机课程的小学之一吧。当时,他就对Photoshop和flash这两个软件特别着迷,因为他们可以对照片进行修改,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这两个软件也是皮光韬通往特效师的基础。

  小学毕业,皮光韬进入了成都七中育才初中。学校很注重学生的全面发展,这让皮光韬有很多机会展现自己的能力。他用为数不多的零花钱订阅了一份叫做《数字艺术》的杂志,上面几乎都是通过电脑制作的精美图片。这份杂志所呈现的世界,成了皮光韬学生时代最憧憬的神秘空间。

  升入高中的皮光韬,包揽了班上电脑制作的全部工作。高二分班后,他不顾父亲的反对,走上了艺体生的道路。选择了自己的爱好,让他后来在艺术联考和各大学的校考都排名靠前。2009年,皮光韬如愿考取了四川师范大学编导系。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广播电视编导系和特效专业还是相去甚远。于是,皮光韬开始了他自学特效的历程。网络成了皮光韬的老师,但是当时特效在国内并不火,也很难找到充足的资料学习,于是他就只能把同一个教学视频看好多遍并反复练习,就这样,他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大一的时候,编导系有一个很棒的教学活动叫做“电视化舞台演出”,大概就是把电视的内容搬到舞台上,通过视频加现场表演的方式展现出新闻联播、天气预报、焦点访谈、公益广告等等电视节目。由于当时大家都刚进学校,很多内容小伙伴们都不会,所以皮光韬几乎承包了所有的剪辑、栏目包装和特效的工作。皮光韬回忆说:“虽然这已经过去十年了,但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那个活动的磨练对我后来的职业生涯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第二年,专业课老师已经很认可皮光韬的特效功夫了!“当时,老师给我和另外的同学推荐了一个公司的广告项目,当时也是靠自己的能力,两个星期赚到了5000元钱!这就是我人生第一桶小金!”

  大三那年,皮光韬索性和同学成立了第一个影视工作室。当时,为了赚钱,他们什么活都接,从拍摄小猫视频到婚庆活动,从美容广告到房地产公司年会视频……当时,每个项目皮光韬和小伙伴们几乎都是用尽毕生所学,通宵达旦地工作。

  此时,对于并没有接受过专业特效学习的皮光韬,依然感觉对客户的某些要求力不从心。于是,大学毕业后,皮光韬去到了上海,花了一年的时间专门学习特效。那一年里,皮光韬收获很大!学成归来的皮光韬继续和之前的合伙人做工作室。技术提高了,接的活高级了,赚到的钱也多了。当年的大学老师还请皮光韬回母校给学生们上过几节特效入门课。这个时候皮光韬决定:是时候出去闯闯了!

  勇闯好莱坞

  2015年秋天,皮光韬来到了美国洛杉矶。在这边,他接受了更专业、更系统的好莱坞流程化的电影教育。他发现,美国的电影流程确实有名堂。在这里,教育更加模式化,团队中每个人都会有很明确细致的分工,这在大剧组里是不可或缺的;另一个巨大的差异在于中国是导演中心制,而美国是制片人中心制。在美国,一个制片的能力和名声往往能决定一个片子的成败,这可以让导演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去,而不是去处理庞杂的人际关系。

  此刻的皮光韬,曾经的导演梦渐渐醒了。他发现,他所在的圈子里,没有别的特效师,因此他顺理成章地成为了圈子里这批人的专职特效师,负责了很多片子的特效工作。于是,皮光韬开始请教老师和前辈们,在实践中学习美国标准后期操作的流程。很快,他可以和当地的调色公司、剪辑公司进行精准地对接了。每当拿到满意的报酬、看着自己辛勤付出的片子受到观众喜欢甚至得奖,皮光韬心里满是成就感。慢慢的,皮光韬也结识了很多一起做事的朋友,包括一些大制片,他开始有意识地一步一步从小电影往大电影去靠。

  渐渐地,皮光韬参与的作品在海外也拿下来不少的奖项,这都归功于他对每一个镜头、每一秒、每一帧画面的悉心雕琢,可能大家不知道,很多时候电影里一秒钟的特效画面需要他以及他的团队耗好几个小时来完成,这还不算上与导演意见不同时需要修改的时间。

  皮光韬坦言,从事幕后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力和想象力,大部分时间是枯燥的,而且不像演员可以在屏幕前亮相,不像导演制片可以参加各种电影节,更多的时候是你独自面对你的电脑,曾经有很多人找到皮光韬表示想要跟着他一同学习后期制作技巧,但后来都纷纷因为太过枯燥而选择离开。所以他也希望借助媒体告知广大想要学习后期制作的朋友,后期制作是需要用爱和坚守来面对这些枯燥的。

  对成都的特效产业发展很期待

  皮光韬说:“虽然我现在已经快要三十了,但是在电影这个行业里,总是感觉自己很年轻。大家其实都老大不小了,但是大家在抱起摄影机的那一刻,在看到一个完美的镜头完成的时候,总会发自内心地开心得像一个孩子。我和行业里的人一样,只要是相关的东西,都喜欢大胆地去尝试,所以我除了特效工作以外,也会去做一些摄影工作,而且这两者是相融相通的,说到底,他们最终呈现的都是动态的画面。也许有一天我也会突然又想做导演了而去拍一部电影,但我相信那时候我应该能够做得更好!”

  2018年皮光韬在美国参与了近10部电影的特效工作,每天忙碌的日程是家常便饭,最忙碌时他一天需要奔赴三个不同的片场指导特效镜头的拍摄。皮光韬说,每次看到自己刚渲染完的片段时的成就感,和看到观众的一颦一笑时的心情,也是别的工作无法带给他的感受,而电影特效这个工作相比其他后期环节更加具有灵活性和创造性,因此也更让他着迷。

  谈到将来的发展,他说:“说来挺巧的,前几天我从片场回家的路上,那是一条我在美国几乎每次去工作都要经过的一条高速路,叫做134高速,突然之间我觉得这条路是那么的陌生又熟悉,因为有一种感觉就是,这条路我走再多遍,这里也不是我的故乡。在洛杉矶这三年我付出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我是喜欢这里的,但是有句话说得好,在外面永远的是奋斗,回到了自己的故乡才是生活。当前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小’,生我养我的成都也变得越来越国际化,这给了我们很多新的机遇与挑战。而且目前成都在动画特效和游戏方面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很期待成都特效产业的发展。所以有朝一日,我肯定是要回到成都的,也希望用我的能力为家乡做一些事。”

原标题:把电影特效做到了好莱坞的成都男孩

 

[编辑:张静]